首页 > 经济 > 经济 > 正文

人民币资产渐成全球央行抢食的香饽饽

核心提示: 渣打银行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全球主管Jukka Pihl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写评论文章认为,尽管尚不具备官方储备货币的地位,但实际上,全球央行都对拨出储备持有人民币资产抱有浓厚兴趣,已有超过50个国家央行在离岸或在岸市场积极行动。

渣打银行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全球主管Jukka Pihl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写评论文章认为,尽管尚不具备官方储备货币的地位,但实际上,全球央行都对拨出储备持有人民币资产抱有浓厚兴趣,已有超过50个国家央行在离岸或在岸市场积极行动。

Pihlman曾在IMF、新西兰联储和芬兰央行任职。

他在评论文章中指出,全球央行都为人民币资产狂热。许多国家已把人民币看做实际的储备货币,对拨出部分储备用于持有人民币资产抱有浓厚兴趣。目前已有超过50个国家央行在离岸或在岸市场积极行动起来。即便是欧洲国家的央行也忙于将配置人民币储备,遑论与中国建立起高速发展的贸易和投资联系的亚洲、非洲和南美国家。

据SWIFT,人民币是全球排名第七大支付货币,而排名料在2020年升至第四,仅次于美元、欧元和英镑。因此,对许多央行而言,投资人民币的理由愈发充分。

人民币国际化道路

华尔街见闻网站文章写过,7月份,中国央行分别与法国央行和卢森堡央行签署人民币清算安排合作备忘录,将在巴黎和卢森堡设立清算所。同月,中国央行还授予瑞士央行15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额度。Pihlman认为,法、瑞两个老辣“玩家”的行动很可能引发欧洲各国央行的效仿。

中国央行也为境外央行持有人民币铺平道路:开放海外央行投资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此外,中国证监会也表示,要按照负面清单加准入前国民待遇这样的模式,来研究对外开放的问题。而在离岸市场上,中国财政部已经保证海外央行能在人民币债券拍卖中分到配额,这是史无前例之举。

“非官方”储备货币

Pihlman表示,鉴于人民币尚不具有官方储备货币的地位,各国央行调整资产配置的行为更令人刮目相看。这是个强烈的信号,即各国对人民币继续国际化道路寄予厚望。

“虽然短期内人民币不太可能挑战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但全球货币体系正加速‘多极化’,人民币也在建立其作为储备和交易货币的地位。”

按IMF的规定,因人民币存在管控,海外央行无法申报持有人民币作为官方外汇储备。Pihlman认为,这意味着从技术层面上讲,人民币并非“可自由兑换”;也意味着在IMF眼中,如果一国将官方储备投资到人民币市场,那么这笔金额就该从该国的官方储备中移除。

不过Pihlman称,一些央行已经开始把离岸和在岸人民币投资申报在官方储备内,表明他们认为人民币实际上符合“可自由兑换”的标准。

尽管IMF自有规则,但因为各国央行在向IMF报告时并不需要向其披露外汇储备的币种构成,而IMF也不会严格审查,除非该国接受IMF援助计划。

IMF扮演的角色

Pihlman提到,IMF是个尤其重要的角色。如果人民币被纳入IMF特别提款权(SDR)的储备资产,这将是人民币国际化道路的重要一步。

被纳入SDR意味着人民币储备货币的地位得到了官方承认,所有IMF成员国都将通过SDR持仓自动获得人民币敞口。这将鼓励更多新的央行进入人民币市场,也鼓励已进入人民币市场的央行增加人民币资产的配置。

不过,即便没有被纳入SDR,IMF也可以通过规定怎样才能把持有的人民币投资正式申报进官方储备中,来确保小国央行,以及那些参加IMF救助计划的国家央行不被阻挡于人民币投资之外。IMF应由人民币使用的实际情况和技术分析引导,而非受政治引导。

更多内容请见钱报网(www.qjwb.com.cn)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刘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