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钱报评论 > 正文

这一场对跪,可笑更可悲

核心提示: 警民对跪,并不仅仅涉及是非对错,还跟人们对自尊、权力的认知有关系。

8月28日,一组“警民对跪”的照片在网上热传。原来,这天上午,在邯郸市邯武大桥东口,一名司机被交警查出酒驾(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30毫克)。其母亲怕儿子被处罚,向交警下跪求情,并有试图撞车、抱交警大腿、躺地等行为。因无法阻止其下跪,两名交警也只好跪下来向其解释酒驾危害,另有交警在旁录像。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觉得滑稽:交警又没什么过错,怎么反而向涉嫌酒驾者跪下了?

仔细分析起来,警民对跪,并不仅仅涉及是非对错,还跟人们对自尊、权力的认知有关系。

在旁人看来,为免于处罚而下跪,有损自己的尊严,宁可受罚,也不能下跪。但是,下跪的母子是否也这样想呢?在一些人看来,向权力下跪,向官员或官方代表者下跪,未必伤自尊,就像旧时代的老百姓向青天大老爷下跪那样自然,是膝盖一弯的事情。自觉地位、人格低者,觉得向地位高者下跪是理所当然的,不会有心理障碍——没有自尊,或者自尊意识淡薄、麻木的人,自然不会觉得下跪有损自尊。

母子下跪,对交警构成了心理压力。对方向你交出自尊,你又制止不了他们下跪,无形中形成了不平等,你不跪,显得你傲慢,在道义上似乎有亏欠。为了免于落到“被傲慢”的陷阱里,两名交警也只好跪下,被迫以自损尊严来“回馈”对方。这样,双方之间重新回到原先的“平等”关系,不过,站着的平等已经降低为跪着的平等。仔细想想,这个场景可悲多于可笑。

前几天,一对来自中国的夫妇在新加坡涉入一桩劳务纠纷,当街下跪表达诉求而被拘。他们的下跪为什么没有对当地警察构成心理压力呢?想来还是因为法治更健全,法治意识更深入人心,没有人觉得你下跪、自损人格值得同情,警察执法就没有法律之外的顾虑。相比之下,两名邯郸警察的文化包袱要重得多。

如果该司机酒驾被确认,估计下跪不会也不该换来免于处罚。套用一句话:下跪有用,要法律干什么?还有一种下跪,把这句话调个头就行了:法律都没用,下跪干什么?

我们经常看到,民工讨薪等喊冤场景中,维权者也往往跪着表达诉求。这种场景让人很无语。工钱被扣,房屋被强拆,本来就是对你的权利和尊严的蔑视,你再自损尊严,有用吗?但是,对下跪者来说,无法从外部获得社会救济,就只能动用自身仅存的一点“资源”——自尊,来引起同情。

如果个人权益和社会公平得到充分的法律保障,人的平等意识自然就培养起来了,只要一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够了;不需要再来一个“下跪面前人人平等”。真正的平等应该导向自尊,而非尊严的自损或互损。

 

本报首席评论员 戎国强

更多内容请见钱报网(www.qjwb.com.cn)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下跪 自尊 交警
责任编辑:朱韶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