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钱报评论 > 正文

梨园被抢背后的农村治理

核心提示: 不从那些根深蒂固的陋习中走出来,农村恐怕很难走出人治的怪圈。

河北保定大午农产品公司在当地高阳县邢南镇斗洼村承包经营的三百亩梨园,辛辛苦苦种了一年,几天工夫却被附近村民抢了个干净。

其实在哄抢之前,事件是经过一段时间发酵的,一开始是几个人来讨,接着人越来越多,最后直接提着麻袋来抢,甚至警察来了也不管用。

最让人感到痛心的地方不在这被抢走的十几万斤梨,而是村民的思想。为什么抢东西也能抢得这么理直气壮?不懂法?不问自取是为偷,祖祖辈辈挂在嘴边的话,还有谁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的。没有财产权的概念?你掰他一根苞谷,他都跟你没完,何况是这么大一片梨园。

村民哄抢也是看菜吃饭,一个心态当然是法不责众,人越多责任越轻,警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抓去,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为什么是妇女老人冲在最前面?无非是想借特殊人群将可能的法律风险降到最低。他们不是不懂法,他们是太懂法律,特别是太了解一些地方息事宁人的处理方式是怎么回事了,所以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另一个则是地头蛇心态,强龙难压地头蛇,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上,就得按我的规矩办事,虽然梨园是大午公司承包走了,但在村民心里,大午只是一名过客。哄抢是一种强烈的信号,传递不合作的态度才是关键。

哄抢事件暴露出的是农村治理中那些根深蒂固的陋习。拉帮结派,不以事为目标,而是以人为目标,比如村级选举,势力大人脉广的家族往往能胜出,至于个人能力、对村集体的贡献反倒不重要了。于是往往演变成一部分人与另外一部分人的对抗,大家都不守规则。其次是不讲契约精神,种不好,幸灾乐祸,种好了,又眼红得不行。

不从这些陋习中走出来,农村恐怕很难走出人治的怪圈。制约土地集约化发展的,除了土地本身的限制,其实更多的还在于村民的这种小农思想,有没有这几袋梨其实根本不重要,梨不能当饭吃,拿来卖又不够分量,他们从中获得的利益非常有限,但制造的影响却非常大,这只是为了几个梨吗,恐怕目标还在于那片梨园。如果不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只怕哄抢只是双方冲突的开始。

农村并不只有纯朴,同样还有利益之争,还有倾轧,面对农村问题也不能理想化了。大午公司与村民的恩怨最终要靠调解消除,但眼下的这场人祸只能用法律解决。偷走的梨能还回来的要还回来,不能还回来的要赔偿损失,除此之外,对几个起带头作用的该处罚的还要处罚,如果非法获取的利益要用更大的利益来弥补,那么村民再这么做的可能性就小了。

而要根治这些问题,恐怕还得建立一种利益分享的机制。土地不是不值钱,而是太珍贵了,而这种珍贵小农经济是体现不出来的,必须通过产业和集约的方式凝聚,通过资本的力量变现,那种在小农经济基础上盘算出来的土地成本的账,其实也是一种掠夺。

 

本报评论员 高路

更多内容请见钱报网(www.qjwb.com.cn)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哄抢 梨园 村民
责任编辑:朱韶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