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钱报评论 > 正文

医生的苦,为什么少有共鸣

核心提示: 医患关系的紧张有社会环境的成因,也有病人素质的成因,但医生在这样的环境中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因素。争论谁有错在先没有太大的意义,改变这种情形有赖于大环境的变化,更有赖于每个医生对职业操守的坚持。

医学界网站曝光了一篇外科医生8岁儿子写的作文,句句辛酸:“爸爸很爱睡懒觉,我不喜欢这样,要多陪陪我们”,“爸爸早出晚归,一个电话就又被叫走了,休息天就想着一直睡懒觉,连狗都讨厌爸爸。他是我的爸爸不是那些病人的爸爸!”

当医生的苦,医生自己没少说,社会也没少提及,但从一个8岁大的孩子口中诉说出来更自然更真实,也更容易打动人。以“汪星人”对人类的忠诚,自然让作文本身又多了一点说服力。童年无忌,成人会伪装会表演,但小孩子不会,医学界网站将这么一篇作文放在自己的网站上,无非是想告诉社会,对医生这个职业多一点理解、多一些认同、少一些苛责。

这本该是一篇戳中泪点的作文。可看网友们的反应,似乎煽情的效果并不好,认同者有反驳者更多,比如:不能将职业特点等同于超常付出,早出晚归的职业多得是,不只医生一家;无法陪孩子有时候也是个人习惯问题,不能简单地认为就是为工作牺牲了个人时间。人们甚至从孩子描述的辛苦和现实社会中对医生的职业评价的对比中,找到一丝围观者的快感。是人心太冷了吗?某种程度上说是的,人们习惯于与真诚保持距离,看清了再感动也不迟,可是这无法解释,同样是小学生的作文,发生在遥远的大凉山里的事能让大家痛心不已,为什么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却没有得到共鸣。

医生这一职业的辛苦程度有目共睹,但面对医生,恐怕很少有人有如沫春风的感觉。关于医生的美好回忆还是孩提时代给我们的,对医者仁心的认同被丢在了当年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县乡医院里。时代在进步,人与人之间简单互助的关系,在窗明几净的三甲医院里反而找不到了。这种关系的蜕变是从医生眼中的患者无理取闹开始的,更是从少数医生收了红包、过度医疗开始的。公众不缺同情之心,也不缺爱心,但公众实在缺乏面对医疗环境久拖不前的耐心。如同孩子的抱怨一样,我们也想大喊一声:回来吧,医道精神。

在付出和回报之间,有些东西走偏了。虽然一些医生愿意在手术台前站上个十几个小时,却不愿意在病人面前多说个一分钟;一些医生倾其一生都在追求更高的医术,可面对病人时却冷漠得像块铁,埋头开药,两三句不离缴钱付费;更有少数医生与医药代表却打得火热。比起手术室里看不见的敬业,真正左右医生职业评论的其实是每一次门诊的过程,每一个细节。医患关系的紧张有社会环境的成因,也有病人素质的成因,但医生在这样的环境中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因素。想得到真心得用真心换,想赢得尊重得先从尊重别人开始。人与人的交往得遵循这样的原则,当然医患之间也不例外,不要动不动将“环境不好我们没法看病”这样的话挂在嘴边,这种情绪化的表达无助于医患关系的改善,反而会激化矛盾。

当信任的基础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很难将一部分人与另外一部分人区分开来,因为在患者眼里,医生其实是一个整体,矛盾会累积,偏见也会累积。争论谁有错在先没有太大的意义,改变这种情形有赖于大环境的变化,更有赖于每个医生对职业操守的坚持。

 

 

本报记者:高路

更多内容请见钱报网(www.qjwb.com.cn)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朱韶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