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正文

2022年亚运会主办权花落杭州 浙江体育产业插上腾飞的翅膀

核心提示: 2022年亚运会主办权落户杭州?这句话末尾的问号,终于被拉成了感叹号。可以预见,即便亚运圣火要于7年后才在杭州奥体中心点燃,但即刻起,亚运会注定要给浙江的体育产业带来全方位的质变。

浙江在线·浙商网9月16日消息(记者 管吴澄) 9月16日中午,在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举行的亚奥理事会第34届代表大会上,作为唯一申办城市的杭州被选为2022年亚运会举办城市。

2022年亚运会主办权落户杭州?这句话末尾的问号,终于被拉成了感叹号。可以预见,即便亚运圣火要于7年后才在杭州奥体中心点燃,但即刻起,亚运会注定要给浙江的体育产业带来全方位的质变。

通常来说,体育产业分为制造业和服务业两大方向。其实在最近几年,浙江的体育产业已然排在全国前列。数据不会说谎,2013年,浙江省体育及相关产业总产出1105.47亿元,约占全国总产出的10%,排在全国第四,创造增加值为321.76亿元,比2012年增长15.2%,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3个百分点,同时远高于浙江GDP增幅,占GDP比重为0.852%(2014年数据还未公布,以上均为最新数据)。

那么,在2014年10月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简称46号文件)和2015年6月的《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简称19号文件)颁布的背景下,当亚运主办权落户杭州之后,浙江体育产业将呈现什么新的趋势,搭上亚运这班顺风车?

“浙江制造”早已闪光国际体育赛场

杭州奥体中心

亚运会以奥运会为模式建立,而奥运会的源头在古希腊,那是城邦文化盛行的年代,以城为单位举办古典的大型运动会。和奥运会保持一致步调,亚运会的承办也以城市为单位,这一点杭州也不例外。当然,在杭州的身后,整个浙江省都为2022年亚运会做好了准备。例如帆船、帆板、皮划艇,以及篮球、足球等三大球项目,都极有可能放到宁波、舟山、绍兴、湖州、建德淳安等分会场。

作为制造业大省的浙江,民营企业不愿错过在亚运会的舞台上推广“浙江制造”的好机会。况且,在最近十多年的国际、洲际体育赛事中,“浙江制造”已经在老外面前既赚了里子又赚了面子。

北京奥运会、伦敦奥运会和里约奥运会部分场馆的座椅,是由来自余姚的民营企业浙江大丰体育设备有限公司提供,它已经基本占领国内外体育场馆座椅市场;杭州华鹰集团是目前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赛艇制造企业,已连续四届成为奥运会唯一指定用艇,产品实力可见一斑;来自湖州的浙江金耐斯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高飞蹦床,在进军伦敦奥运会,首次成为奥运会蹦床项目的器材后,又和南京青奥会、里约奥运会达成协议。“浙江制造”在国内外大赛的赛场上,已经初露锋芒。

金耐斯体育用品董事长黄拥军告诉记者,在成为奥运会蹦床项目比赛器材前,产品要经过欧洲实验室的严格测试。据了解,测试时要将一个60公斤的金属球在4米高的地方自由落体,冲击蹦床的四个点各做10次反弹测试,误差必须在20厘米之内。

除了奥运器材供应商,“浙江制造”还在诸多特色体育用品制造业方面保持了竞争力,淳安的皮划艇、赛艇、龙舟产销量占全国95%以上;来自衢州江山的羽毛球产销量占全国60%份额,占国际市场50%份额。

值得重点提及的还有杭州孚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这家杭州萧山的企业拿到了2014年巴西世界杯吉祥物“福来哥”的官方授权,而2015年加拿大女足世界杯、2016年法国欧洲杯的吉祥物官方授权,也被他们收入囊中。在体育授权领域,孚德已然成为圈内的后起之秀。

此外,从2013年的数据看,体育服装和鞋类制造在全省体育用品制造业的比重高达69%。想象一下,7年之后,作为东道主的浙江制造企业,怎会错过家门口的这块大蛋糕。

“对于体育制造业的浙江企业来说,在体育风口到来的时候,如何提高技术含量、实现转型升级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省体育局经济处主任王振璋说。此外,虽然去年体育制造业对浙江体育产业的贡献达到76%——将近840亿元,“但相比于福建、广东、江苏等省,浙江体育制造业的龙头企业、知名品牌还较少,有待进一步做强做大。”省发改委社会事业处相关负责人说。

更多内容请见钱报网(www.qjwb.com.cn)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何翔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