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要闻 > 正文

降药价,究竟卡在哪

核心提示: 砍掉一半就意味着负担大大地减轻,还有比这个更能激动人心的量化指标吗?

全国人大代表、广西花红药业董事长韦飞燕语出惊人:九成以上药品有降价空间,砍一半都没问题。这是一段时间以来,人们看到的对虚高的药品价格的最大质疑。砍一半都没问题,那么我们的改革能不能将目标设定得更远大一点,更有雄心壮志一点?

药价怎么虚高上去的,又该降多少合适,别人大口一开,公众还有点将信将疑。但韦飞燕是制药行业的人,她当然对自己生产的东西需要多少成本一清二楚,也对药价的构成了如指掌,成本是多少流通环节又占了多少,药厂能拿多少、用于利益分成的又有多少。她说九成以上药品有降价空间,那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她说砍一半都没问题,我们也相信这一刀是砍得下去的。

照理,各地都有各地的采购中心,早就不是几家医院就能兴风作浪的年代了;10多年来,政府实施药品降价30多次,而史无前例的所谓的药品零差价的改革也都在很多地方开始了,那为什么药品的价格还是降不下来呢?这个问题不仅老百姓糊涂,恐怕连有关部门都未必清楚,要不然10多年来,总有一次会起到效果。

关于医疗行业存在的种种问题相信大多数人能数落出一大筐,什么加成回扣了、利益分成以药养医了、贪污腐败吃卡拿要了,老百姓未必能弄得清楚到底是哪些人在搞鬼。

当然,韦飞燕只是药厂的厂长,不是采购中心的负责人,也不是医院的院长,出厂价也不等于零售价,我们不能指望她对“出厂价20多元一盒的抗癌中成药芦笋片,医院售价达180多元”的问题作出专业的回答,但我们都需要听到有人对这其中的价差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质疑的另一面是期待,砍掉一半就意味着负担大大地减轻,还有比这个更能激动人心的量化指标吗?改革的成效得用效果来回答,甭管你用了多少招数,总结了多少经验,最终的结果应该是老百姓看病的最终费用有了降低,要不然,改革的效果怎么来体现?药便宜了一点,服务的费用高了一大截,最后一算,还比以前贵了,这都不好意思说是改革。

面对能砍一半却至今高高挂天上的药品价格,我们搞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但我们对这么多年的医改费尽心力不断尝试却进步不大的一幕幕却都看得真真切切。30多次没搞定的事,今后又该怎么办。人大代表就是要起这个监督作用。

现在既然有那么多人大代表发声质疑了,那么接下来就看有关部门怎么回应了。

更多内容请见钱报网(www.qjwb.com.cn)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药价
责任编辑:小仔
0